中文┊ English 缅文

小城故事|畹町,世人为何将你遗忘

2018-08-24

  2016年9月1日和2日,我去瑞丽考察,朋友安排我住在畹町。

  畹町,一个非常清新的名字,很容易让你联想起“婉君”那个美丽脱俗的名字,“一个女孩名叫婉君”。

  很多年以前听说过畹町这个名字,印象中是个非常繁华的中缅边境的边陲小镇,因边贸和玉石交易闻名。但实在太边远,一直没机会去。

  刚好接待我们的玉摆局长家就住在畹町旁边一个傣族村子里,我们就在村里吃晚餐,印象最深的是一整条烤得香喷喷的小黑猪,全部盛在一个中型的盘子里,远看就像一只成都餐桌上的樟茶鸭,近看确实是一只小猪,有耳朵、尾巴和小猪蹄,主人介绍说这是当地的特产—五白小香猪,哪五白我不是很清楚,应该是四只蹄子和一根尾巴吧。

  我们住宿的客栈非常有意思,名字就叫“民国客栈”,原来是解放前的民国中央银行旧址,同伴开玩笑说,我们可是枕着金库在睡觉。酒店大堂应该就是过去的银行大厅,里面有一块旧匾,题款为民国八年,上面写着“善继四知”,善继善承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四知应该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吧,我猜。后来去网上搜罗一下,果然原来从中原移居此地的杨氏祖宗曾有“四知堂”,杨氏后人在缅甸重建了“四知堂”,大致是褒扬杨氏后人虽远离中原仍不忘祖先的意思。另一面墙上有一幅字,上面是“情玉无价”,想想很有道理,把“情义无价”和“黄金有价玉无价”合二为一了,也足见当地人对玉的情有独钟。总台右侧有一台老式留声机,看着那张唱片就会想起民国的歌声“好花不常开”,旁边还有旧钟和老式收音机,无一不提醒你这里的厚重历史。走上二楼楼梯,赫然映在眼前的是巨大的孙中山画像,下面写着“不做大官,要做大事”,不知是孙先生在训斥哪一位官员时的感言,按我的推测孙先生的足迹未曾涉猎到中缅边界。

  傣族人民对朋友非常热情,晚饭我就喝了不少酒,回来的路上我婉拒了玉摆大妈要我们继续去吃烧烤的提议,主要是担心继续喝酒。回来酒店一边看书一边醒酒,快十一点了,才想起我还不知道畹町长得什么样,因为好奇,我走到了大街上。

  夜半的大街上上几乎见不到一个人,只有一只小猫和两条狗在游荡,客栈旁边的KTV放着震撼的音乐,但没有人出入。街上的建筑基本都是旧房子,带点西式风格和东南亚风格。路过一个小商店,里面店家和三个人在打牌,我买了几个当地的看起来还不错的香梨。走过一个丁字路口,前面立着一根旗杆,旁边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我居然已经走到边境线上了。因为不熟悉路,我继续沿着右边的街道前行,想去看看前面一个旧石桥。一个荷枪实弹的武警快步向我走过来,“回来,你越境了!”,我赶紧退回来,一不小心我已经散步到缅甸去了。“要去你明天早上办手续。”,武警看我像个初犯,没有深究。

  我退回来,在国旗对面的街边找了个台阶坐下来,一边啃着香梨,一边打量这个边关所在。中国这边还有些许灯火,夜里人们打麻将的声音还很清晰,对面却像是农村,除了哨卡的灯光,基本上没有人烟。街对面的墙上,有一幅旅游广告“畹町,一定要‘呆一天’”,要求真低啊。我知道这里就是著名的二战时期“滇缅公路”的中缅关口所在,当年站在这里的,可是著名的史迪威将军和孙立人将军,想到这里,我仿佛听到了当年远征军整整齐齐跨出国门的脚步声,又仿佛听到了隆隆的炮声。有多少中华儿女,从这里走出国门就再也没有回来。作为二战时期的重要枢纽,那时的畹町一定非常繁荣,所以会有民国中央银行,民国邮件交易所等重要机构在此设立。多年以后,作为边贸交易重镇和玉石交易地,畹町再度繁荣,据说一个风景点三元一张的门票一天收入都上了10万元。今天的畹町风韵犹在,却是无比的冷清。离开关口的时候向武警打听了一下,明早升旗的时间是早上八点,于是决定来边关看升旗。

  早上八点以前,我再次来到关口。街上的店铺几乎还都关门闭户,偶尔有三两处卖早餐的摊位在吆喝。走到关口面前看得到对面的缅甸国旗,可能他们没有每天升旗的习惯。海关二楼的墙上,书写着陈毅元帅的“赠缅甸友人”诗:我住江之头,君住江之尾。彼此情无限,共饮一江水。我吸川上流,君喝川下水。川流永不息,彼此共甘美。彼此为近邻,友谊长积累。不老如青山,不断似流水。彼此地相连,依山复靠水。反帝得自由,和平同一轨。彼此是胞波,语言多同汇。团结而互助,和平力量伟。临水叹浩淼,登山歌石磊。山山皆北向,条条南流水。足见当时中缅人民友谊之深厚,胞波之谊,亲如兄弟。从畹町望过去缅甸那边,确实是群山林立,山山皆向北,条条南流水。

  大约八点差一分钟,一队武警战士从院子里迈着整齐的步伐走了出来,领队的是个女警官。官兵们在国旗下列队,等待国歌响起。旁边的钟楼上的大钟开始倒计时,当的一声,义勇军进行曲响起,执旗的武警战士把国旗往空中一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在历史名镇畹町缓缓升起,我不禁抚着胸口,高唱起来,心中无比激动。在这个见证了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无数中华儿女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的地方,看见国旗升起,有一种由衷的自豪感,这是多少中华儿女曾经用鲜血和生命捍卫的国土。唯一的遗憾是现场只有我一个观看升旗的观众。比起天安门广场万众起早观看升国旗的盛景,畹町是孤独的,被世人遗忘的。

  由于行政区划和边贸口岸的调整,畹町已经失去了往日的风光,能够唤起记忆的,只有民国中央银行、邮政大楼、周总理入住的友谊楼等等这些历史建筑,和街头巷尾依然淳朴的人们。历经沧桑的畹町,依然坚守着,骄傲地向世人诉说着这里发生过的传奇故事……

  回到家里,翻开一本记录中国远征军的《国家记忆》,看到一张在畹町的照片,就在我观看升旗的地方,滇缅公路通车后第一队车到达,一字排开,站立着:美军戴维森少将、飞虎队陈纳德少将、远征军总司令卫立煌将军、索尔登中将、副总司令黄琪翔中将、行政院代院长宋子文、清华学长驻印军新一军军长孙立人将军……

  5个多月后,作者回到畹町,在微信中写道:畹町我不曾将你遗忘!五个月后回到畹町,你容颜依旧!这期间在很多旧书里、旧地图中读到你的名字!分别后第一个春天,回来看你!是将近百年的旧貌......

  注:

  1、 作者,黄伟,笔名船长,1991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现在云南某大型国企就职,热衷于云南历史文化保护和乡村建设。热爱文学,主要作品有:奔向世外桃源—马坪关,被忘却的战争,磨黑之美,小桥流水那柯里,难舍难分快乐拉祜等;

  2、 孙立人(1900-1990),抗日名将,字仲伦,安徽省庐江县金牛镇人,祖籍安徽舒城。1923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同年赴美留学,就读于印第安纳州普渡大学土木工程系,1924年毕业,获理学士学位。后又考入弗吉尼亚西点军校,攻读军事。1927年毕业,应邀游历欧洲,考察英、德、法、日等国军事。1928年回国,在国民党中央党务学校任中尉队长。1930年入陆海空军总司令部侍卫总队任上校副总队长。1932年调财政部税警总团任第二支队上校司令兼第4团团长。1942年2月,中国组成远征军,下辖第5军、第6军和第66军。4月,孙立人率新38师于抵达缅甸,参加曼德勒会战。4月17日,西线英军步兵第1师及装甲第7旅被日军包围于仁安羌,粮尽弹缺,水源断绝,陷于绝境。孙立人奉史迪威之命亲率113团星夜驰援,18日凌晨向日军发起猛烈攻击,至午即攻克日军阵地,歼敌1个大队,解除了7千英军之围,并救出被日军俘虏的英军官兵、传教士和新闻记者5百余人。仁安羌之战是中国远征军入缅后第一个胜仗,孙立人以不满1千的兵力,击退数倍于己的敌人,救出近10倍于己的友军,轰动全球。之后,蒋介石给他颁发了四等云麾勋章。罗斯福授予他“丰功”勋章。英王乔治六世则授予他“帝国司令”勋章,孙立人是第一个获得这种勋章的外籍将领。

  3、陈纳德,世界上最优秀的空军将领之一,一生率队摧毁敌军2608架飞机。美国陆军航空队中将,飞行员。曾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在中国作战的美国志愿航空队(“飞虎队”) 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司令的指挥官,有“飞虎将军”之称。1942年7月3日,陈纳德根据美国陆军部和蒋介石的命令,解散美国航空志愿队,而以志愿队部分队员为主组建隶属美国陆军第10航空队的第23大队。美国航空志愿队在中国、缅甸、印度支那作战7个多月,以空中损失12架飞机和地面被摧毁61架的代价,取得击落约150架敌机和摧毁297架敌机的战绩。美国航空志愿队共损失26名飞行员。

  来源:畹町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