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缅文

瑞丽——享誉海内外的“东方珠宝城”

2013-09-23 作者:



  瑞丽,历史上曾是珠宝玉石的交易地,傣语姐相,即为“宝石街”。今天的瑞丽,已成为享誉海内外的“东方珠宝城”,还有一个盛大的节日——“中国·瑞丽国际珠宝文化节”。

  东方珠宝城是我国西部边境地区国际氛围最浓、开放度最高的创业人居之城。在这座离国境线近在咫尺的珠宝城中,从事珠宝加工、销售的缅甸人达2.8万人,接近瑞丽城市人口的三分之一。走进瑞丽珠光宝气的珠宝市场,恍如来到海外异域。无论在珠宝步行街,还是姐告玉城,你都能遇上来自邻国的缅甸人和缅籍华人、巴基斯坦人、印度人、尼泊尔人。不同服饰、不同语言、不同肤色的人经营着不同造型、不同风格、不同种类的珠宝玉石,是瑞丽这个全国四大珠宝交易地最独特的风景。如今,瑞丽珠宝市场年销售额高达45亿元人民币,珠宝玉石远销全国各地、港澳地区及东南亚诸国、韩国、日本、南非和部分西欧国家。“东方珠宝城”已经成为国际珠宝产业的重要承载基地。

  “玉出云南,玉从瑞丽”,因紧邻缅甸翡翠主产区,牢控玉石毛料进口通道的优势,瑞丽被冠以“中国翡翠之源头”的美誉。走进“样样好”珠宝、“百美珠宝”和云南首家玉雕博物馆,你会对精美的玉雕作品爱不释手,从荧光与目光的缠绵,到珠光映上额头,宝气缠绕五指;从情的感应,再到末梢神经与物件微妙无语的交流,心灵与灵玉之间在进行穿越时空的对话。那些来自全国的“河南工”,“上海工”,“广东工”等玉雕师,在历经十几年的碰撞与交流后,形成独树一帜“随形施艺、俏色巧雕”的“瑞丽工”。在业界形成“北有天工,南有神工”之势,成为中国玉雕界的一个重要流派,为瑞丽珠宝区域品牌赢得了重要的声誉。玉雕大师王朝阳的红色记忆、人物肖像,李振庆的玉雕清明上河图,还有全省第一个女玉雕大师段华竹从广州美院学成归来创作的西方与古希腊神话题材,“翠之稼”回归瑞丽带来的中国古典水墨山水画意境,如同两缕东、西风,对瑞丽以观音、佛、兽鸟鱼虫、花卉瓜果和龙凤呈祥、年年有余、岁岁如意为题材,加工各类雕件、挂件、手镯、玉佩、耳坠、戒指等反映世俗伦理的作品带来新的冲击。玉雕大师们俨然是一群“思想的掘金者”和“精神的淘宝人”,用心去寻找珠宝灵玉在宗教,伦理和美学方面的价值,把美玉从上古神学,帝王政治学的数千年孤寂恒久中解放出来,从传统的世俗文化中摆脱出来,以“瑞丽工”提升玉文化的品格,以“俏色巧雕”丰富玉文化的意蕴,开辟了新的玉石文化前景和时代精神走向。

  瑞丽还是全国最大的彩色宝石集散地之一。从钻石、红宝石、蓝宝石、祖母绿、猫眼五大宝石,再到碧玺、葡萄石、坦桑石、尖晶石、水晶石、月光石、橄榄石、石榴石等,中国珠宝市场所有的彩色宝石在瑞丽市都能见到,世界上能发掘的彩宝品种,也是先在瑞丽市场上露脸,然后再亮相全国,瑞丽作为中国彩色宝石的“标本库”,成为全国珠宝研究和教学实习之地。赤、橙、黄、绿、青、蓝、紫,自然界所有的颜色都能在“敬战收藏”和台丽商场经营的彩色宝石中找到。尤其是大自然所创造的最强烈的色彩--鸽血红,那种给人以“燃烧的火”与“流动的血”的感觉几乎可称为深红色的鲜艳色彩,能够把红宝石的美表露无遗,这种燃烧的感觉如此特别,以至于看过真正“鸽血红”宝石的人都对此念念不忘。

  姐告玉城是全国独一无二的“玉石早市”。秉承了云南边民赶“草皮街”、“露水集”的传统,每天,来自珠宝街、华丰边贸市场及姐告本地的珠宝商都不约而同地前往玉城早市摆摊设点,他们与玉城的固定商户和众多的缅籍商贩一道,用珠光宝气迎来瑞丽江的日出。太阳刚露脸,玉城就热闹起来,这是成群结对的省外旅游者大饱眼福和他乡遇故知最绝妙的时辰;太阳升起一竿子高,逛玉城   早市的游客挑花了眼,看迷了脸,也是商户们“开张”的时刻;日上中天,游客散去,商户收摊,姐告玉城摆脱上午的喧嚣,开始享受午后的宁静,把太阳落山后的商机,让给华灯初上的珠宝街、华丰市场和金星石木文化城。

  瑞丽堪称是一座移民城市。那些来自全国各地的玉雕师们,那些来自海外异域的珠宝商们,不约而同地汇聚到瑞丽办公司开珠宝行,建艺术创作工作室淘宝掘金,寻找名气和财富。不同人种、不同肤色的外国人带来了不同民族的精华文化,并在瑞丽边城得到了保护和弘扬。许多人在这里做生意发了财,玉雕师们也在这里圆了梦,取得了名望,有了让人尊重的地位,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从2004年瑞丽玉雕界评出“瑞丽玉雕十杰”起,瑞丽变成云南珠宝玉石产品的研发中心,创意设计的艺术殿堂,先后有一大批玉雕产品荣获“天工奖”、“中国玉器百花奖”等国际国内大奖。在云南省首届彩云杯大师奖评选中,瑞丽有11名玉雕师荣获“云南玉雕大师”称号,占总数的三分之一,这些玉雕师用荣誉回报瑞丽,他们没有把自己当移民看,大家都是东方珠宝城的主人,这就是东方珠宝城的活力和生命力所在。

  从1993年瑞丽建立了中国第一个珠宝专业市场--“中华珠宝第一街”起,瑞丽就成为西部淘金族的新驿站,到2000年,瑞丽实施“东方珠宝城”品牌战略,把珠宝玉石作为优势重点产业来培育,一系列优惠政策的出台,加快了外来资本、外来人的自由流入和组合,这样就明显放大了就业需求,推动了从业人口在珠宝产业链各个环节的集中化过程,形成了产业特定要素在瑞丽的空间聚变。据统计,瑞丽有大大小小的玉石作坊、打金铺、珠宝店5000余户,从业人员近5万人,占全市城镇人口的40%,其中80%来自缅甸和福建、河南、湖南、四川、广东、浙江等省市及港台地区。频繁的人员进出和资本落地,使珠宝产业的增量每天都在发生变化,资本聚集和业者聚集成为谁也无法统计的数字。东方珠宝城每天都在上演“人与资本相逢,便有故事无数”的历史活报剧。英雄不问出处,连过去一囊如洗,两手空空的街头小贩也摇身一变成了珠宝商,带着硕大的玉石戒指笑眯眯地斯斯文文走进自己的“财富人生”,过去那些货场搬运工,也转行当毛料老板,一本正经,满口“行话”,讲述自己的“赌石生涯”。

  商贩变成老板,自然人变成法人,客商变成了主人,身份之变,身价之变,地位之变,移民大潮,财富涌动,怎一个“变”字了得。“奋斗是金”,东方珠宝城开始流传一个个商业神话和“一夜暴富”的故事。

  在“财富效应”的诱惑下,来自国外的淘宝者、掘金客、寻梦族也向珠宝玉石产业价值链各个环节聚集。东方珠宝城文库有了“外文版”,开始出现缅甸,印度、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尼泊尔等用不同文字记述的外国人的不同故事。

  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瑞丽就顺应沿边经济国际化潮流,以开放的姿态,将外籍自然人纳入个体工商户管理,享受准国民待遇,允许他们参与珠宝玉石经营,这就使得当年一些沿街兜售缅玉的外籍流动商贩,在瑞丽完成原始积累,摇身变为缅甸珠宝商,把自己的命运与瑞丽国际移民城市的发展紧紧拴在一起。

  瑞丽市宝玉石协会副会长、瑞丽缅甸商会会长彭觉是1万多外国人的头儿。1990年,32岁的彭觉来到瑞丽,从小摊贩起家,开始了他的“玉缘人生”。彭觉精通英语,还会说中国话。他说,2007年后,瑞丽珠宝玉石市场越做越大,缅甸人来得最多,现在开店的、租柜台的、摆摊的加起来有4400多户,近3万之众。他一句一顿地说,“珠宝玉石要来到瑞丽才有市场”,“中国发展、瑞丽发展,就是我的发展,就是我们中缅两国共同的发展。”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外地人、外省人、外国人和本地人一道成了东方珠宝城第一代创业者,第一代市民。   他们在争取自己生存空间的同时,也为瑞丽创造了民间移民环境。这些来自不同地方的外地人,以亲缘、地缘结成紧密纽带,形成良好的社会关系,营造出各自的移民文化氛围和城市生活特质,为远道而来的家乡人提供精神的家园,为四处飘泊的异乡人,找到情感的依靠。这就是瑞丽的移民路线图--四面八方、五湖四海、九九归一。

  先经济生存而后才是文化生存。很多已满足物质文明诉求的外省移民,开始关注这座移民城市的人文空间。他们当中很多人在谈到“瑞丽印象”时,用得最多的一个词汇就是“包容”,这是他们的直觉、感悟和切身体验,是保有个性的自由空间和就业创业的宽松环境,是移民文化与瑞丽地域文化、民族文化融合过程中的文化认同感。包容作为一种文化,它也是胸襟、心怀、心态、习惯、待人接物的一种方式,是营造和谐心理、和谐人际关系、和谐社会的基础。开放,对外地人、外省人、外国人开放是它外在表现形式,不排外、不嫉妒外地人发财,是它的内涵。

  与一些依附在旅游热点城市大大小小的“玉石城”不同,东方珠宝城蕴含着一座城市的个性、特色等文化价值感召力、社会影响力等诸多因素。它与瑞丽整座城市融为一体,珠宝与城市居民的文化生活息息相关,珠宝产业链为外来移民结下金玉良缘,珠宝市场带来了城市商业的繁华兴盛,珠光宝气展开了城市的视觉盛宴。东方珠宝城主题文化的形成就是建立在瑞丽城市生活的特质之上的,当一个城市的产业特质上升到一个主题的程度,就开始了城市文化的过渡,即城市的产业以上升为一种主题文化,又通过这种城市主题文化而扩展到城市的各个方面,城市主题文化同时促进了城市社会性的发展,其塑造的就是城市品牌。

  要说珠宝产业塑造了东方珠宝城的骨架与血肉之躯,她的灵魂就是玉文化,玉文化是东方珠宝城“造城”的核心元素,珠光宝气是城市的特色,诚信是她的根基,开放包容是她的禀赋和个性,这是一种有血有肉有灵魂的瑞丽城市生长方式。

  举办“中国·瑞丽国际珠宝文化节”是瑞丽市增强东方珠宝城的城市品牌竞争力的战略举措之一。举办一年一度的珠宝节不仅仅是赋予东方珠宝城城市品牌新的文化品格和文化内涵,输入新的文化营养,注入新的文化活力,为城市品牌积累无形资产,创造新的价值,同时也是一种持续的营销手段--打响“瑞丽珠宝”的“区位品牌”。产业区位是品牌的象征,如法国香水,意大利时装,瑞士手表,西湖龙井茶等,“瑞丽珠宝区位品牌”与单个珠宝商品牌相比更形象、直接,是众多商家品牌精华浓缩和提炼,具有更广泛的、持续的品牌效应。

  国际珠宝文化节是东方珠宝城的经济标签,也是文化标识,需要高度的文化自觉,不断挖掘文化内涵,创新文化表现形式,营造一种具有吸引力的文化产业氛围,提升文化的亲和力和导向力。通过节庆活动,可以把瑞丽珠宝这种具有地域特色的玉文化向世人集中展示。同时,培养珠宝商的文化认同感和归属感,鼓励众多商家植根本地,将自身的发展置身于本地有利于创新的文化背景和产业链的关联之中,使之成为不可移动的地域化的经济要素集聚群。

  一个集毛料集散、创意设计、雕刻加工、批发零售、收藏拍卖、博物会展、人才培训和文化交流为一体的珠宝玉石产业集群已在瑞丽“东方珠宝城”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