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缅文

瑞丽的“瑞丽”

2018-04-16

  冬日,从严寒的北方来到温暖的边疆之城瑞丽,这里山美、水好、人善良,处处是祥瑞之气。

  叫不出名的花儿,喊不出名儿的树儿,五彩斑斓的蝴蝶,一切都是新鲜的。市委大楼是一座老楼,树木也旧成老人的模样,花园里的火山石本身就是浑厚的颜色。这里的三角梅没有北方的腊梅含蓄,红的如火,黄的像缎,白的似雪,令人着迷。

  早晨,薄雾轻纱般拂面。有人说瑞丽的云彩是有根的,从山顶长出来,从瑞丽江长出来,从山坳里长出来,从温泉里长出来。这里气候适宜,芭蕉树、棕榈树、橡胶树、大榕树比比皆是,生物的多样性在这里得到很好的体现。一个朋友领我到莫里瀑布游玩,一路行程,两侧美景。与开屏的孔雀合影,在清澈的河水旁驻足;寄生在大树上的石斛,跳跃在树叶间的鸟儿,每一处美景都会让你流连。我在莫里大瀑布前留影,前方春意盎然,后面凉风阵阵;又到一处小瀑布前,似乎有无限奥秘藏在飞雨中——瀑布上方是树木与草,下方是深潭和乱石,小瀑布则如善解人意的仙女,轻飘飘地飘来荡去,是山中的精灵。

  瑞丽的美丽不止在于山水江河,还在于人们的安居乐业,与自然的和谐相处。

  景颇族的闫副市长很热情,抽时间拉我到户育乡。这里的贫困户得到政府的扶持,生活日渐殷实,村村通的公路硬化面厚达二十厘米以上,即使在内地,这样的标准也让人赞叹。土生土长的闫副市长,聊起父亲当年漫山遍野去打猎,让他儿时不缺少美味。他指着一种清凌凌、毛茸茸的菜告诉我,这种植物生态不好的地方难以找到,“现在没有人打猎了,村民们拓宽致富的路子,国家精准扶贫的政策好,再有两年,就可以全面脱贫了。”一位从北京来的小伙子李豪,对果树种植产生了兴趣,他种植的百香果有几百亩,他还把电商与扶贫结合起来,把规模种植搞得有声有色。叶海波来自浙江,他发现浙江的杨梅不够甜,就想到来瑞丽扩展杨梅产业,回销浙江,从此一炮打响。他用信息技术做智慧农业,可以监控每一株果树的生长。果园就在勐秀乡的一片原始森林旁,鸟鸣朝夕陪伴着这位创业者。

  来瑞丽挂职两年多的马副书记,带着我来到一个景颇族村寨,老房子、老核桃树、慈祥的老人,以及长刺的木瓜树、五角茴香树、绅士般的高颈大白鹅,都令我印象深刻。景颇族的村舍散落在山上,鸡鸭悠闲地四处踱步,大黄狗在屋檐下晒太阳,放牧者的脚步也是悠闲的。大山深处的景颇族好像就是这样,与山一起,与水一起,与山水中的动物与植物一起,悠闲了几千年。景颇族人多住在山上,而傣族人则多生活在坝子边上。与自然的结合方式影响了民族的气质,傣族人的性格也如水般温和。在瑞丽,我认识了不少景颇族和傣族兄弟,他们待我如亲人,让我感觉如同回到了家乡。

  在山水之间,在民族与民族之间,我每天都会感受到祥瑞之气,看到美丽之景,并陶醉其中。瑞丽的美是自然、平和、毫不张扬的,这个城市正如其名,瑞中蕴美,丽中藏美,值得细细品味。我欣赏着,享受着,也期待着瑞丽将更多“瑞”与“丽”呈现出来。

  (来源:德宏团结报通讯员 戴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