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缅文

守望边关的“白雾河”

2021-04-21

  奔涌的瑞丽江,被当地人亲切地称它为“被白雾笼罩的河”。德宏边境管理支队的年轻民警,怀揣一腔热血,用如火的青春,守护着一方水土的安宁。

  责任——把边境线守好,把这条河守好

  29岁的民警杨银斌是姐勒边境派出所的转改民警,去边境执勤那天刚好是谷雨,江风夹杂着细雨。

  初春的风吹来滚滚热浪,竹林环绕的傣家村寨旁,一条江奔涌而去,便是著名的瑞丽江。

  车一路南行,不知道绕过多少个弯,来到一片丛林前,步行钻过树林,就到了一片平坦的河滩。河滩上,是姐勒边境派出所为防范境外疫情输入增设的回拱执勤点。蜿蜒的瑞丽江将中国和缅甸就此分开。

  去之前,有经验的民警建议他:“多带几个充电宝,入夜了很难熬。”

  茫茫河滩上,除了身后的树林,就只有眼前的蓝色帐篷格外显眼,由于是临时增设的执勤点,没有通电,只有几盏应急照明灯。

  离执勤点最近的村寨,开车过去都要十多分钟,执勤点附近,除了一起守边的民兵,再无一丝人烟。

  年轻的杨银斌很健谈,刚来时,他还能和一起守边的民兵天南地北的“侃大山”。过了不久,能聊的越来越少,帐篷里也越来越安静。

  边境线上,手机信号很弱,只能打电话,不能视频聊天。在杨银斌的记忆里,没有信号的日子,让性格外向的他,格外想倾诉。

  他把故事说给河水听、说给树木听、说给星辰听,让“寂寞”尽可能地远离自己。

  被分配到最抵边的回拱执勤点,杨银斌没有因为条件艰苦而有所懈怠。来边境执勤之前,他和身边的战友一道,高举右手面对党旗许下誓言:坚决捍卫边境安全!

  使命——早一分钟发现,早一分钟安全

  流不尽的瑞丽江,把瑞丽市姐告国门社区和勐卯镇一分为二,江面上,原本熙熙攘攘的姐告大桥,因为疫情的原因显得空旷冷清。

  3月29日,瑞丽市突发新冠肺炎疫情,所有居民居家隔离。凌晨时分,姐告边境派出所民警王浩穿上防护服、戴上护目镜,第一个走进了隔离点。

  “你在今天隔离前,都去过哪些地方?乘坐哪些交通工具?接触了哪些人?”王浩耐心地安抚、引导着流调对象,尽可能地让她回忆起几天前的行动轨迹。经过1个多小时的询问,终于完成了流调。

  为有效阻止疫情蔓延,该所9名民警辅警组成了“疫情防控流调工作组”,协助卫健部门开展流行性病学调查,开始每天与病毒抢时间,和疫情拼速度。

  一间不大的办公室里,几名民警正在忙碌着。电脑屏幕上,人员活动轨迹清晰可见。有了先进的信息化装备和大数据网络,让王浩在开展流调工作时效率颇高。

  效率的提升,让民警在开展流调工作时得心应手,但是民警肩头的责任依然很大。

  “流调是阻击疫情的第一道防线。”在王浩看来,早一分钟找到与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者,切断感染源,就早一分钟减少疫情的传播和蔓延。

  4月1日,一名确诊患者活动轨迹复杂,急需对其一代接触和二代接触人群开展分析研判,确定人员轨迹,切断传播途径。接到指令后,王浩立即投入到工作中。研判出一名密切接触者的活动轨迹,至少要十来分钟。这一天,王浩共进行了2例阳性患者和几十名密切接触者的流调工作。这一夜,王浩依旧像往常一样工作到了凌晨五时。

  选择——将责任扛在肩上,将思念藏在心里

  24岁的民警明德洪,是应急快反队增援边境一线的转改新警,如今已到其他岗位工作。回忆起在边境一线执勤的日子,他不禁感慨万千。

  去年年初,在瑞丽市公安局工作的辅警李兴青,请假来到丙午水泥桩执勤点,想给明德洪一个惊喜。

  疾驰在边境巡逻道,一路上,崎岖的山路就像李兴青的心情一样:当初,刚和李兴青谈恋爱,明德洪就因为疫情防控被召回。随着两人感情逐渐升温,各种家庭琐事都是李兴青一个人扛着,心里的委屈越积越多。

  李兴青到执勤点时,明德洪正好带着民兵去边境线巡逻。等了好久不见,着急的李兴青跑到离执勤点一公里处的山坡上等他。

  不知过了多久,陪同前来的辅警罗祥福兴奋地说:“嫂子,班长回来了!”他随即拿起对讲机喊道:“班长,你赶紧用望远镜往山上看!”

  “你来干吗,不在执勤点留守吗?”

  “点上情况正常,你看看我身后是谁!”

  沉默片刻,对讲机里传来一声惊呼:“你咋来了?”这句话仿佛打开了李兴青的情绪“宣泄闸”,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那天,明德洪紧紧抱着久未谋面的李兴青,心里下定了娶她为妻的决心。今年1月14日,这位四川攀枝花的彝族小伙,和云南德宏姑娘李兴青领了结婚证。父母让他们尽快回家举办婚礼,他却说:“抗疫还没结束,再等等吧。”

  在德宏边境一线,“难做”的事和“应该做”的事,往往都是同一件事。就像明德洪说的:“凡是有意义的事情都不容易,守边的岁月里,只能把思念藏在心里。”

  艰苦寂寞的执勤岁月里,总能开出绚烂的坚守之花。青春之火,点燃了边境一线。这群年轻的移民管理警察,每个人都在边境线上奋战了400多天,他们却轻描淡写:“有我们守在这里,总有一天,白雾河上的雾气会被驱散。”

  通讯员 李阔